政企市场,巨头云上战争的下个赛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云计算在中国,一直是竞争激烈的战场。而这场战事,因为近期巨头们的动作显得更为声势浩大。

6月24日,华为云在长沙举办了2021年城市峰会,峰会期间,一系列发布和重磅签约举行,包括长沙“政务”项目和政务云白皮书等。

类似这样的产业峰会正在各地遍地开花,云厂商们与政府和大企业走得越来越近,“产业”、“城市”、“自主创新”“一朵云”等词汇层出不穷——疫情后,“火拼”政企市场,成为云厂商们的新常态。

政企市场并不是到现在才火起来的,但到了今年,这将成为云战争的重要变量。

一个重要前提是,华为云从2017年才真正开始发力云计算业务,政企业务让华为云在2020年经历了一轮高速增长。Gartner报告显示,2020年华为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第二,这动摇了多年来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另一方面,经过去年疫情对全社会远程办公的考验,无需多言,政企早已深刻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。并且,受复工复产以及十四五规划等系列政策的推动,政企云需求正在经历新一轮的爆发。

谁能占据这一市场的先机,就意味着还能改写竞争局面。因此,对于广阔的这一市场,巨头们不可能放过。

01

为何是政企市场?

从大环境来看,政企市场市场巨大早已是行业共识,在中国市场尤为如此。

微软大中华区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康容曾于财新报道中表示,中国和美国市场最大不同在于,国企占据中国经济体量的42%,他们对于采购云服务有自己的规则。

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国内政企业务都处在非常分散的状态。哪怕是最早在云计算市场摸索的,也是从中小型企业,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开始切入市场,后来才开始发力大企业服务。并且,国内也尚未出现类似Salesforce等企业服务巨头,政企服务也未有成熟先例,大家都在摸索中前行。

直到去年疫情和国家一系列政策出台,才彻底为政企市场点了一把火。

让各地政府不得不跟上数字化转型进程的第一件事,是疫情期间的健康码。在疫情期间,各类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,为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打下了坚实基础,健康码是重要的入口。集团CEO就在去年的云栖大会上表示,疫情期间因为“健康码”的出现,使得人人成为端,“云+端”在疫情期间全面实现。

在承载了大量数据后,各地的平台也需要考虑后续如何进行公共服务——这也成为各大巨头抢占的机遇。

据光明网,去年3月的疫情期间,在线政务服务用户规模迅速暴增,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6.9亿。政务云市场预期将突破千亿元,到2023年整体市场规模可达到1114.4亿元,未来四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0.6%。

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家“十四五规划”。和以往的五年规划相比,数字化转型的地位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,规划第一次将数字化作为专篇进行重点部署,并有具体指标: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,要从2020年的7.5%,提升到5年之后的10%。

加上受中 美关系影响,未来的政企IT需求必然更加强调自主可控。受此影响,此后政企项目必然会迎来高速增长。

一些沿海的经济发达省份先一步完成了多次数字化转型,这些地区在和云厂商合作完成政务上云后,又会成为其他省市看齐的对象。而谁先拿下经济发达地区的政企业务,就意味着部分把握住了后续市场的钥匙,云厂商们自然一拥而上。

02

巨头们已备好弹药

面对接下来的竞争,巨头们都已经备好充足弹药,无论是钱或人。

各大厂商均喊出要加码云计算投入,决心坚定。腾讯在去年2月疫情期间,为了支撑腾讯会议产品,曾在8天内采购19万台云服务器,未来五年还于新基建领域投资5000亿元人民币。阿里云则表示在未来三年将投资2000亿元,用于云系统、服务器、芯片、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和数据中心建设。

到了今年上半年,阿里云、腾讯云、华为云等云厂商又纷纷进行了一系列战略转型或布局:

1、最近的一次是5月底,阿里云进行了一次“从来没有过的”重大结构调整和升级。具体而言,阿里云设立了18个行业部门,由行业总经理负责,做行业数字化创新;二是成立了16个区域,并任命了16个分公司总经理。阿里云智能总裁在峰会上称“为全面服务政企市场做好了准备”。

2、华为云从1月开始历经数次变动,完成了多次组织架构调整,云与计算BG(Cloud & AI BG)裁撤,回归一级业务部门云BU。今年华为的目标也颇为激进——4月13日,华为企业BG副总裁陈帮华在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表示,华为2021年销售目标为200亿美元,并在2025年达到500亿美元。这其中也包括正在快速上升的云业务。可以作为对比的是,华为企业业务2020年收入147亿美元,这意味着要在五年内完成近5倍增幅。

3、腾讯云则是最低调的一家,但也布局已久。5月中旬,腾讯云所在的CSIG事业群进行了组织架构变动,由汤道生任腾讯CSIG事业群的CEO,邱云鹏任COO。具体到云业务上,据AI财经社报道,腾讯云虽低调,但下沉架构比阿里要快,早就在各省布有专人,负责各地的政企市场开拓。并且,政府、金融等两个行业中,腾讯云今年的营收目标是翻倍。

自去年疫情期间以来,各大云厂商都红红火火地开展了一年的市场争夺,并逐步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。

阿里的云钉一体战略自2020年提出以来,已经成为政企业务转型的重要入口,也成为阿里建立生态的抓手——截至目前,钉钉上应用总数已达101万,低代码应用近38万。

包罗万象的统一平台,对于业务纷繁复杂的政企吸引力巨大。由于政企业务重视安全和可控性,一旦某政企机构采用某厂商的产品,那与其他云厂商合作就会变得很难。据财新,去年疫情期间,钉钉就收获了不少国企大单,而现在浙江省政务云约90%的应用系统都采用阿里云架构和专有组件,许多核心应用都无法在其他云平台部署。

也有厂商另辟蹊径,尽管巨头们都在云服务上下沉,但竞争尚未像一线城市那样激烈。某云计算产业人士对36氪表示,当前有小型云厂商的布局已经下沉到县一级,以避开和巨头们的争夺。

03

竞争远未到终点

云计算产业在中国出现以来,在高速成长的同时,一直是个竞争不断的赛道。

IaaS服务早已成为巨头的竞技场。无可否认,阿里云占据开拓这一市场的先机,做好了最初的市场教育,让许多企业迈出上云一步。

接下来的,是需要更为密切地与产业、行业结合,对互联网巨头们来说是全新的功课。这也让前几年普遍认为的“一超多强”局面(即阿里云远领先于其他厂商)发生了很大变化,所有厂商都需要全力奔跑。

战局刚刚开始,尚未明朗。华为云是后起之秀,一跃成为公有云市场第二,而当下的政企市场机遇也恰恰是自家强项;腾讯云自前几年年开始重点发力云业务,近几年增速惊人,并且在金融云、游戏云等垂直领域开辟出了新的道路。

这对于老大哥阿里云来说,压力不可谓不大。更何况随着云市场的不断发展,不少大企业会有自建云的需求,典型例子如今年3月字节宣布终止与阿里的合作,这也直接导致阿里云增速下滑。5月13日,一季度财报显示,阿里云业务收入约167.61亿元,同比增长37%,创历史新低,也低于全财年50%的增速。而去年同期,阿里云的收入增速为58%。

另一方面,国内巨头们互相竞争,外国厂商们也没有闲着。

微软和亚马逊均在加快进入中国的步伐。微软云计划在2022年初之前在中国新建4个数据中心。而亚马逊云科技在2020年,就在中国北京及宁夏区域共推出超过400项新服务和新功能,同比增长35%,2021年还将继续加速。

好在,尽管竞争白热化,市场在还在迅猛增长,未来的云计算领域依然生机勃勃。IDC最新发布的《全球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(2020年)跟踪》报告显示,2020年全球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3124.2亿美元,其中中国市场规模就达193.8亿美元,同比增长49.7%,在全球各区域中增速最高。

云厂商们的故事,接下来又该展开新一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