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象兴盛,VC/PE从贪婪转向恐惧

  • 假象兴盛,VC/PE从贪婪转向恐惧已关闭评论
  • 2 次浏览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摘要

与疫情共处的第三年,北京国贸、大望路被按下了中止键,这意味着什么?在这里聚集着中国最具活力的一群VC/PE基金,譬如真格基金、金沙江创投、KKR、春华资本、云锋基金、华平投资、红杉中国、北极光创投、蓝驰创投、华创资本等等。意味着,“大伙整体

与疫情共处的第三年,北京国贸、大望路被按下了中止键,这意味着什么?

在这里聚集着中国最具活力的一群VC/PE基金,譬如真格基金、金沙江创投、KKR、春华资本、云锋基金、华平投资、红杉中国、北极光创投、蓝驰创投、华创资本等等。

意味着,“大伙整体的投资步伐都会放缓。”一位业内投资人告诉「钛媒体创投家」,他们没办法像平常一样飞来飞去的进行实地尽调项目,取而代之的是远程电话会议。

彼时,上海的投资人早已习惯电话会议的模式。“麻了,在家比上班还忙,项目会完了,内部讨论会,项目都排着队等着大家去尽调呢。”

空间的停摆,并未停住投资人看项目的脚步,一个接一个电话会议忙碌的场面,好像穿越回到了2015年大众创业、万众革新时期熙攘的中关村大街。

新募资基金的数据也在宣告着一级市场的兴盛。此前「钛媒体创投家」发布的一级市场投筹资报告显示,2022年Q1新募集基金总数目共1,374支,同比降低0.6%;披露募集金额为4,092.70亿元人民币,同比降低3.2%。整体从数据来看,基本与去年Q1基本持平,并未有太大落差。

可最近,寒冬三杰(张颖、王冉、包凡)的先后陈词,却打破这片假象的兴盛。

「钛媒体创投家」也透过一些市场信号,察看到VC/PE正在从贪婪转向恐惧。

第一个信号: 投资额、数目双双降低。

从上文2022年Q1新募基金数据来看一级市场并不是缺钱,但整体投资的数目降低27.5%,金额降低47.1%,投资额腰斩近半。

VC、PE均在降低投资额度,早期市场则降低的是投资数目。「钛媒体创投家」发布的一级市场投筹资报告显示,VC、PE总投资额降低超越47%,总投资数目降低22%;早期投资总投资额降低21.5%,总投资数目降低超44%。

超10亿规模的大额筹资金额也在降低。数据显示,首季中国股权筹资市场上超10亿规模的投资案子也由1.7%降低至1.2%,投资金额占比由42.3%降低至33.6%,

这对应了近期的两则消息:

第一则是某知名芯片企业在最新一轮筹资时,主动表示可以在上一轮估值基础上加一点点,甚至平轮,一改往日“咄咄逼人”的态度。

另外一则是,岁寒三友之一易凯资本开创者兼CEO王冉在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“整体上,维持基本正常的投资机构占比20-30%,节奏明显放缓的投资机构占比50-60%,剩下10-20%彻底躺平。”

「钛媒体创投家」也访谈了一些战斗在一线的有关投资人,大多已退却了激情,剩下只不过砥砺前行。

一位FA表示他已经近1年没开张了,但还在持续看项目。

一位深耕消费赛道4年的投资总监表示,她计划趁着“消费大逃亡”的冷淡期着手备孕,同时退居中台兼顾一些投后有关事宜。

此前,专注于新消费的海豚社发起了一个投票,投票中,截至到5月初,一个项目都没投的投资人占36.2%,进账一个项目的投资人占25.5%,两个项目占14.9%,而这已经占了整体投票的76.6%。

彼时,另一位消费投资人王茹在乐此不疲的探寻着她今年的第一个项目,她告诉「钛媒体创投家」,目前找消费项目的途径主要源于淘宝、抖音短视频、快手、小红书这类社交购物平台,看到很好的项目就向新锐品牌的主理人留言,向客服小二留言,询问除去正常客人以外的其他信息,比如品牌创立多长时间?生产周期多长时间?本钱价怎么样?等等消息。

“天天都非常焦虑,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日复1日的在找项目、推项目,你们都在说消费大退潮,可是大家就是消费基金呀,还是要继续投,合伙人管你退不退潮呢,投项目,对LP交代,这就是投资机构的工作。” 王茹道出了一位看消费项目投资人的心声。

第二个信号:寻求稳定,拥抱中后期

从数据来看,投资端与募资端均呈现出了求稳、避险的情绪。

先看投资端,「钛媒体创投家」发布的一级市场投筹资报告显示,首季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中后期的投资案例数占比依旧最多,扩张期和成熟期在全国占比超越63.9%,比2021年上升1.3个百分点。从投资金额看,上市定增在全国的占比上升明显,比2021年提高4.3个百分点。

再看募资端,成长基金募资规模位居第一,募集金额达2,193.85亿元人民币,占比约53.6%,而早期、创业基金的总募资额占比约47.67%。

中国VC/PE行业经过二十余年的进步,已达成从跨越式增长到存量优化、优胜劣汰的新进步阶段,存量市场的红杉、经纬、高瓴的等一众明星机构已久经沙场,穿越泡沫,在周期之中已磨炼了一副火眼金睛、主次分明。

第二,创业的大环境也发生了较大变化。“过去10年主如果围绕互联网+展开的,至少从2010年到2020年,但将来更多是技术驱动年代。” 华兴资本包凡在同意深网采访时表示。

但技术驱动型公司常见具备一个特征,技术周期非常长、困难程度也比较大、同时商业化的时间也在变长。 “这个时候就需要提前设计好核心转折点,或者也可以称为风险释放点,即当突破了这个转折点后,项目的存活率将大大增加”经纬张颖告诉「钛媒体创投家」“审视现金亏损,拟定适当的资金用计划和切实可实行的预算,管理内外部预期,譬如开创者至少每月审视一下我们的现金燃烧率(Cash Burn Rate)和成本流向(团队/IP等)。假如资金不足9个月,建议提前采取手段缓解资金紧张。”

从情怀到成活率,VC/PE现实了。

“疫情反复,这个时候间大伙都非常煎熬压抑,近期我一直在考虑和尝试更合适大环境的工作与生活,譬如,简化工作,不少不必的人与事,认真考虑与剖析后需要愈加简化优化,轻重缓急;加强自己兴趣喜好的时间投入,只为了维持自己心智的健康。这点比任何事都要紧,也因此需要持续的尝试和探索。很值得。” 经纬张颖在社交平台表示。

从贪婪转向恐惧的重要节点只在弹指之间,以前宁愿投错不可以错过一个,现在已成为投对、投稳、投不亏。

第三个信号:单一项目基金、产业资本“搅局”

一端是退出难的重压,一端是单一项目基金、产业资本“搅局”,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实属不容易。

“募资--投资—管理—退出--再投资”以此往复形成私募股权市场的良性生态,退出是最后一个环节,也是核心环节。

从数据来看,退出并不理想。2022年首季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计发生731笔退出案例,同比降低31.7%,除并购退出外,其余方法的退出买卖均有不同程度降低。

部分资本开始寻求新的替代模式,这为单一项目基金带来了机会。

单一项目基金规模逼近六成。「钛媒体创投家」发布的一级市场投筹资报告显示,首季中国股权投资市场,在2022年Q1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集规模小于1亿元的基金占比58.4%,总募集金额才294.40亿元人民币,占总规模的7.2%。

先有项目,再找资金。相较于与分散投资多个投资组合的盲池基金(VC/PE基金),单一项目基金对GP而言,单一项目基金更容易筹筹资金,也无资金闲置的重压,有关法律条约较为容易,也使其有更大改变附带权益的协商空间;对LP而言,单一项目基金在利益一致性、透明度、管理费、灵活性等方面有更多优势。

“但凡你能想象到的公认‘好项目’,背后非常可能都有单一项目基金。”一位双币基金投资人表示,包含字节跳动、元气森林、商汤科技、PingCAP在内的等等知名公司,透过出资人结构直接或间接地存在着单项目基金。

看上去唾手可得的财富,硬币的另一面是,因为风险没办法被分担,单项目基金一旦失败,将是更彻底的失败。

无独有偶,产业资本也已然成为一级市场之中不容小窥的新权势,进一步抢占了财务投资人的空间。

它们兵分两路,一路是网络CVC,以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阿里、b站为代表的网络巨头企业;另一路是企业CVC,分别是以联想集团、碧桂园、海尔集团、保利地产为代表的传统企业和小米、蔚来汽车、宁德年代为代表的新制造企业的后浪们。

订单、资金几乎可以全给。一位业内从业者表示:“目前都是科学家创业年代,有背景、有技术壁垒,根本不缺人投钱,项目目前想的是拿哪个的更适合、更有益于业务的进步,大家财务VC目前是投资圈的‘弱势群体’。”

一家机器人企业的筹资负责人也表示: “假如同样是给钱,大家更倾向拿CVC的,可能还有企业订单 。”

第四个信号:关注自己,开“卷”投后

谈项目的筹码已经从“大家有钱”新增了“大家有投后服务”。

红杉、高瓴等头部机构已组建了上百人的庞大投后赋能团队,经纬创投最近也提出 “投资生态化、投后场景化、品牌策略化”的三化方案,全方位、多场景地与创业人士构建底层信赖感。

也有的投资机构在向着“咨询机构”方向延伸。一家名为智齿科技的AI客服公司中,云启资本就为这家企业量身订做了一套人力资源改革策略。通过引入年青优质团队,替代了难以跟上年代的传统职员,其人效比获得提高。一年后,这家AI客服公司进一步提高了估值和营收,也进一步印证了云启资本在专业咨询方面的服务能力。

另外,对于专注于某一赛道的基金来讲,一些基金形成了对新兴产业的赋能闭环能力。譬如,中科创星有着科研成就转化和硬科技投后管理能力,可为硬科技赛道中的创业人士提供政策咨询和产学研转化服务。在行业上下游方面,也可以为被投企业帮助。

二八效应在VC圈同样适用,20%的投资机构笼络了80%的项目。“抢项目,大家抢不过头部机构,所以,现在大家目前把步伐慢下来,向内看,做内部的开创者社群、服务企业的需要。”一位业内的PR告诉「钛媒体创投家」

“大家组大概3个人,品牌+投后支持,天天忙的不可开交。品牌方面我感觉大家就像一家媒体,忙着采访被投项目、组织投资人与创业人士的线上对谈沙龙、自己内部投资人的看法输出、做视频;投后上面就是打杂的,需要什么大家就去做什么,天天真的有太多事情要做了。”某机构PR负责人表示。

投后能对争夺优质项目加分多少?是扩大了投资机构的影响力,还增加了职员的消耗力?是被投企业的真需要,还是做给LP看的“伪需要”?或将成为投资机构的新命题。

(出处:钛媒体Ap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