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
内陆生涯这块蛋糕足够香甜,以至于再次吸引巨头杀入赛道。

这一次,是抖音。

自今年2月以来,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一二线都会所在的抖音同城页面中,“团购”泛起在最顶端的第一个入口。营业模式涵盖到店餐饮、旅店民宿等方式,模式剑指美团旗下的。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显然,自去年头企业号推出团购功效,到去年底确立内陆生涯营业部门,再到今年头内测“优惠团购”功效,以及3月抖音团购在三大都会正式上线,抖音入局内陆生涯领域的措施愈发坚定。

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作用近6亿日活的抖音,或许早该在更普遍的变现模式上发力进攻了。从腾讯手中争抢信息流、从淘宝手中争抢直播带货,再到从王兴手里争抢内陆生涯,“短视频”三个字早已不足以支持抖音的野心。

从团购入手,抖音已经备好了足够的理由和弹药,一场近身肉搏或将上演。

流量“粮草”已备好

可以一定的是,抖音已经备好入局内陆生涯的一个基本条件——流量。

凭证抖音官方宣布的数据显示,住手2020年8月日活用户已经突破6亿,住手2020年12月,抖音内日均视频搜索次数突破4亿。而凭证CEO在社交平台的公然披露,现在(今年2月)抖音搜索入口的月活用户已经跨越5.5亿。

美团这边则简朴粗暴地在财报中明确写出,住手到2020年12月31日的一年内,美团的累计生意用户数据到达5.1亿,同比去年增进13%;活跃商家数为680万,同比去年增进10%。

只管各家对于“流量”的盘算方式和统计口径不尽相同,但整体来看二者平起平坐。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换句话说,抖音在流量方面已经具备了入局内陆生涯的基本实力。

事实上,抖音在此之前已经在内容端试水了一段时间的“点评”功效。

自2018年,市场传出抖音确立了一个30人的内陆生涯团队后,平台在此方面就动作一再。先是在2018年的大数据讲述中纳入了涉及旅游类的相关榜单,积累用户对于相关领域的数据偏好;2019年年头又针对内陆门店上线了“抖店”功效,辅助雇主展示地址、联系方式、优惠信息等;再到去年陆续为企业号推出团购功效……

至此,一个抖音版的“民众点评”初具规模。

数据显示,在流量铺垫方面,种种结构性的动作小有成就。

去年12月,抖音方面首次宣布“心动餐厅”榜单,共计评选出六座都会的300家优质餐厅,其中61.3%为人均100元以下的评价餐厅。凭证抖音方面给出的数据显示,心动餐厅的评选流动共计吸引了15万用户投稿,相关视频播放量跨越170亿,获赞跨越2.6亿。

这也从侧面证实,无论是以传统图文驱动,照样以短视频形式驱动,抖音在内陆生涯方面已经具备了一定的“种草”实力,为正式入局打下了基础。

自然地,流量之后的第二个要害性问题——转化,就被提上了日程。

差异于直播带货、线上小店等传统电商领域,内陆生涯作为电商的细分赛道,最直观的一个难点就在于生意环节是在线下完成的,“拔草”成本更高,转化难度更大。

换句话说,内陆生涯赛道与通例美妆、衣饰等日用百货电商相比,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不能单纯地以“种草”逻辑驱动,更大的竞争力在于低价驱动的团购或其他优惠功效。

放在平台的营收模式上来看,种草代表的是广告收入,而团购则与佣金挂钩。从抖音的角度来看,外界普遍认可其主要的营收动力来自广告收入,佣金是其急需开拓的一项营业模式。

这样看来,直播带货之外的线下团购服务,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之一。

团购是一门好生意吗?

讲原理,“团购”这块蛋糕确实足够香甜。

从美团已有的公然数据中可以直观地看出这部门市场的诱惑力。

凭证美团不久前宣布的年度讲述显示,住手2020年12月31日,美团年度收入到达1148亿元,同比去年增进17.7%,谋划溢利为43.3亿元,同比增进61.6%,经调整后的溢利净额(调整后净利润)为31.2亿元,同比去年下降33%。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从营收结构来看,餐饮外卖依旧是大头,占有总营收的近六成比例。

但值得注重的是,看似基本盘的外卖营业盈利能力堪忧,净利润仅为28亿元,净利率仅为4.3%;而反观以内陆生涯为代表的到店、旅店及旅游营业,营收占比仅为18.5%,但净利润到达了82亿元,净利率到达38%。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毫无疑问,从营业结构来看,以到店、酒旅等为代表的内陆生涯营业,才是现阶段美团盈利能力的体现。

而横向拆分营收模式也能显著看到,美团的整体营收中,佣金收入占比最多,整年到达742亿元,占比总营收近65%,细化到到店及酒旅营业中,佣金和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比例基本维持在1:1上下,结构相对平衡。

无论从哪个维度上看,以佣金收入为主要动力的内陆生涯营业,都体现出了不俗的盈利能力。

这对于抖音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弥补。业内普遍认可,现阶段抖音的盈利模式主要照样泉源于信息流广告收入。

研究数据显示,字节跳动2020年营收规模到达370亿美元左右,约合2400亿人民币。同时,字节跳动去年还实现了跨越70亿美元的营业利润。其中广告营收到达1750亿元,占比72.9%以上。相较于2019年广告营收90%以上的占比,其收入结构显然获得了一定优化,但依然需要开拓新营业使得营收进一步多元化,以提高风险抵御能力。

那么想要进一步完成营收多元化,以佣金驱动的内陆生涯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况且,照样那句话,内陆生涯这块蛋糕已足够吸引人。凭证艾媒咨询宣布的内陆生涯行业数据剖析显示,2020年中海内陆生涯服务O2O市场规模预计达1.3万亿元,同比增进20.9%。

【正规投资公司有哪些】抖音杀入内陆生涯,与美团的近身肉搏

从整体的盘子来看,这个赛道依然有较大的开拓空间。

进军的理由足够充实,流量“粮草”也基本备齐,落实到层面,就是一线“拼刺刀”了。一看地推能力,二看价钱优势,简朴粗暴。

业内普遍认可的一点是,作为近年来快速崛起的互联网新贵,字节跳动和美团最大的共性即在于较强的行动力和不俗的资源实力,从这方面来看,同出龙岩三杰的张一鸣和王兴足以一搏。

只是不知道,这一次抖音能否延续张一鸣一向的作风——鼎力出事业。至少从用户的角度来说,新一轮的羊毛狂欢,或以期待一下了。